新闻 | 娱乐 | 女性 | 文化 | 教育 | 卫生 | 政务 | 廉政 | 体育 | 悦读 | 艺术 | 法制 | 专题 | 财经 | 银行 | 产业 | 

首页 | 冀州 | 国内 | 国际 | 社会 | 财经 | 娱乐 | 体育 | 看图不说话 | 微言大义 | 滚动
> 专题 > 正文

[[277973712]] 集美大学百年校庆来了一位特殊校友 代表委员热议:如何跑出中国创新“加速度”

2020-1-6

集美大学百年校庆来了一位特殊校友——

陈炳靖:101年 “飞虎队”中国飞行员

src=http://imgedu.gmw.cn/attachement/jpg/site2/20181025/f44d305ea6dd1d3b5f0708.jpg

  陈炳靖(左四)近日在集美大学百年校庆的校友联谊会上。 熊杰摄

  近日一位西装革履的白发老人出现在集美大学百年校庆的校友联谊会上。他是集美大学校友陈炳靖也是最后一位在世的“飞虎队”中国飞行员。今年他101年了。

  工作人员在迎接陈炳靖返校时他以特有的风趣与人们交流。“大家问我多少年我说一年!”他笑道“一百零一年咯!”四个半小时的高铁行程并没有让这位饱经沧桑的世纪老人感到疲累。

  陈炳靖祖籍河南颍川1918年10月出生于福建省莆田市初中毕业后考入集美高级水产航海学校(现为集美大学航海学院)。1937年末从航海学校毕业的陈炳靖到上海实习目睹了日本飞机在中国上空的横行无忌愤而从军到杭州笕桥考入中国空军12期后被送去美国接受飞行训练。1943年他被分到美国第14航空队也就是后来的“飞虎队”。

  1943年10月为保卫滇缅公路在云南的一次空战中陈炳靖的飞机被日机击中弹片还击中他的前胸与右臂他跳伞落入越南的原始森林中。随后陈炳靖被当地日军抓走送到上海美军战俘基地。

  在战俘基地日军问他是否是美国空军里的华裔陈炳靖的回答将自我推到了更危险的境地。“我告诉他们‘我是中国空军!’”72年前的这个回答使他被转到有“人间地狱”之称的南京老虎桥监狱在那里受了21个月的折磨。

  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后不久陈炳靖终于接到释放通知。当时日军少佐双手托举陈炳靖入狱时被换去的沾满血迹的飞行夹克向他90度鞠躬把夹克送上。现在这件充满历史意义的飞行夹克被陈炳靖留在了云南昆明飞虎队纪念馆那个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

  讲述完抗战的烽火年月陈炳靖勉励学弟学妹要热爱祖国将来要能报效国家。在回答国防生提问时陈炳靖说要做一名合格的军人首先要有奉献的精神与忘我的精神任何时候都要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代表委员热议:如何跑出中国创新“加速度”

  “我国科技创新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满头白发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家骐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段表述印象深刻。

  科技领域迎来“并跑”“领跑”新时代如何跑出中国创新的加速度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科技领域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而“重视基础研究、加强原始创新”成为共识。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看来在科技领域我国很多行业发展很快不少工程的系统集成能力很强但基础研究能力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要建设科技强国没有强大的基础只有规模是不行的”。

  “我国的应用与工程技术发展很快‘架桥修路’可以说是世界最高水平但进入新时代发展基础研究才能产生真正的创新。以前我们是‘追赶者’可以参考外国的经验现在正与其他国家‘并跑’就要依靠长期积累的基础研究能力但在这方面我们跟发达国家的差距较大。”全国政协委员、科技部原副部长曹健林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

  基础研究似乎离人们的生活很远但基础研究的能力直接制约了一个国家的科技发展水平。

  全国人大代表、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表示我国在家电产业中的技术与生产能力都有突破性进展但大型中央空调的核心零部件因为技术受限仍需要依赖进口。这些基础突破需要物理学、力学等方面的科研积累。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信息与电子学部主任王涌天表示基础研究是为未来尖端技术培育“苗子”的。他说在备受社会注意的人工智能领域人们熟知的信息输入方式包括键盘输入、触屏、语音等“接下来我们能不能做到大脑里的想法可以转化为机器接收信息?这就需要生物学、信息学等领域的基础研究进行技术突破”。

  周建平认为我国现在很多航天器需要专门的材料制造研究材料的科研机构也不少但能够用于航天领域的很少这直接制约了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而材料学正是一门基础科学。他认为每一项重大的科研成果出炉假如没有前期投入没有系统研究是不可能实现的。

  据了解过去5年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经费投入增加了1倍从2011年的411.8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822.9亿元。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基础研究进行了布局提出“强化基础研究与应用基础研究启动一批科技创新重大项目高标准建设国家实验室”。

  基础研究需要长期的积累需要科技工作者坐得住、沉得下。“我们国家需要养这么一批坐得住‘冷板凳’的科技人员。”曹健林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家骐从1963年大学毕业至今一直在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工作退休后也天天“上班”他已在这个单位工作了55年。作为航天工程应用系统空间分系统设计师王家骐参与了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等重大工程任务。多年来他与团队几乎没有周末过年过节也一样加班加点。

  “这辈子我就干了两件事一个是干地面设备、研究光学精密仪器还有就是搞空间大型高精密的光学仪器。”正是有了许多像王家骐这样甘坐“冷板凳”的科学家才有了中国航天事业的亮眼成绩。

  如何留住一心做研究的“冷板凳”不少科技领域的代表委员表示这需要国家为科研人员提供长期稳定的捧场。

  周建平说:“建立一支长期稳定的科研队伍比建一个大工程、系统要难解决一个基础问题也比建好一个工程给国家带来的效益更大。”

  曹健林在科技部工作的这些年一直注意这个问题“很多科研院所要给予基础研究人员稳定捧场非常难现在很多科研人员都在依靠不同项目维持自我的研究但这样保证不了研究的可持续性会影响基础研究的效果”。

  此外不少代表委员表示针对不同的科研工作国家应当设立不同的管理与人才评价方式。

  “现在我们的评价体系考核指标太急功近利了逼着青年科研人员打短平快快速发表论文。年轻人1年不出成绩还可以两年不出成绩就有点儿尴尬3年不出成绩就没法‘混’了。现在还有很多‘帽子工程’青年教师假如不抓紧弄个‘帽子’留校都有可能受到影响。”王涌天说。

  全国政协委员、东北大学校长赵继表示让科技人员能够在原始创新中取得进展需要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与宽容的创新环境。“我们要宽容失败因为从量到质的转变好说不好做。对于短时间内看不到质变的研究不能只靠论文的数量与影响评价他们要探索分类、细化的评价机制。”赵继说。

  “科研的范围很广泛不同的领域需求不一样有的可能只需要一张纸有的可能需要大型装置。因此在政策与经费捧场上不同的科研工作要有不同的管理方式。”曹健林表示。

  3月10日科技部部长万钢回应说人才评价确实是科技人员最关心的有一些评价制度不合适比如本身做医生的又非得写论文这种评价制度不适合于新时代的发展。在农业领域农业院校既要在实验室里搞科学研究又要进行成果转化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这两类的评价就是不同的所以尽快落实国家已出台的相关政策推进各行各业进行分类评价十分重要。记者 叶雨婷

幸运飞艇经验技巧心得 http://www.szpsu.com

头条推荐/热点新闻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 |  业务范围 |  本网招聘 |  站点地图 |  版权声明 |  员工查询

Copyright 1997-2014 All Rights Reserved.